service phone

Design Works

service phone

你问我是否少年轻狂_女生日志

文章来源:    时间:2019-12-25

  

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:【你问我是否少年轻狂_女生日志】在 父母 面前,我从不多言。在他们看来我怎么样都是让他们顺心的,说什么是什么,从不反抗。这一路上,没有什么阻碍,没有什么崎岖。即使有,也会...

父母面前,我从不多言。在他们看来我怎么样都是让他们顺心的,说什么是什么,从不反抗。这一路上,没有什么阻碍,没有什么崎岖。即使有,也会有人帮我扫平,不需要我动手。慢慢的,就习惯了。习惯了有困难就想他们伸手,习惯依赖他们。朋友都说:你他妈上辈子做什么的,遇到这么好的父母。呵,谁说是呢。

阿毛,周周和我仨是一起玩的。他们都是直性的人,在父母面前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叛逆,和我不一样。或者用他们的说:我是个表里不一的混蛋,大家都被我的外表欺骗了。除了上学的时候和他们混在一起,我都窝在家里,多半睡觉。有时候会被他们叫出去,反正没好事。有一次大半夜的,以为只是出去喝酒,结果跑去飙车了。我不喜欢开车,我喜欢坐在后座,带上头盔,享受穿越和时间赛跑的感觉,有多快,就有多刺激。这一刻,我才觉得有那么一秒是属于我自己的。

阿毛出国了,走之前,我们为他送行。老地方,一人叫了几听的酒,阿毛说:“老子走了,你们就不能散了,我还回来的。”阿毛还说:“周周考上大学的时候,会回来,我们仨就你有出息。”周周是我们三最会读书的,会玩会读书,长得又好看,喜欢他的人多着,就是秀气了点,我们俩都会带玩的叫他:妹。阿毛还说:“J,等老子有钱了,就跟着你离家出走,想上哪就上哪去。”喝着喝着,都安静了。不记得什么时候回家的,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妈妈问我怎么喝那么醉。我说:“毛眴,走了,我们为他践行。”周周打电话给我说:“毛眴走了,叫我给你带个话,在他回来前,你还是喝两瓶酒倒的话,就和我绝交了。”我从来就不喜欢喝酒,就有时候和父母出去应付饭局的时候,难免会喝点,回家就倒。错过了送阿毛离开,前天的记忆,只记得他说:一起玩的日子,一辈子都不会忘。他还说:离开了父母,我们都会变成乞丐的。

阿毛离开两三年了,周周和我都上大学的。这期间,几乎都不联系,有些东西我们记着就好,偶尔收的到他给我的信息。比如:交女朋友了,哪哪的,漂亮。多半是他们和我说,他们说我是沉默的疯子。不是我不懂,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,或者,本来我就习惯放在心里。只要不影响我们,多好。过年的时候,和周出去聚会,他说:“毕业了就回广东,你呢?”摇摇头,说:“我爸妈也让我在面前,他们现在在帮我安排。”周说:“你这样的话,我们的照相馆怎么办啊。路是自己的,你都听他们几十年的话了,该是你革命的时候了啊。”我们仨有一个共同的爱好,开一个照相馆,阿毛是老板,周是管理者,我是旅游者,照相馆里都摆满我找旅途上拍下的痕迹,让每一个到我们着休息的人都可以看到我们的梦。我说:“你以为,我不想吗。我也想,可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周说:“你就想想,做又不做,有什么用。”他成长不少,至少比我好,比我勇敢,比我懂的争取。我一如既往的沉默,他说:J,现在不是你沉默的时候,路是你自己的。

过几天,就上学去了。父母叫我买好要带的东西,我习惯只带一瓶水。我真的一无所有,真的一无所有。梦想,丢了,没了。喜欢的人也没有了。现在的我,好似站在分岔路口,找不到出路,看不清前方的路,到处都是大雾弥漫,没了斗志,没了激情,没了方向。

人,总是要的太多,羡慕你的,他的,我的。一直的拼命想往前爬,找回一些丢失的东西。却怎么也爬不回去,回到现实,只是走在房间里,沉默。拥有满腔热火,前途的路却那么遥不可及了,那么,该往和处出发呢。



本文【你问我是否少年轻狂_女生日志】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,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,请关注头条资讯网,



你问我是否少年轻狂_女生日志-股票-新疆福彩网-首页

sitemap
Copyright © 2017 新疆福彩网-首页 版权所有        ICP备案编号: